槟州政府青年及休育委员会主席孙意志指出,在“槟城运动员职业、教育和福利计划(PACE)”下,给予运动员各方面的援助,确保运动员福利及未来获得保障,藉此鼓励更多有潜质运动员加入体坛。

他坦言,在他掌管槟州政府青年及休育委员会后,发现越来越少运动员投入体坛,因为父母都担心学业退步,影响未来教育、就业机会等等,所以家长不鼓励孩子成为运动员。

因此,他说,州政府成立PACE,同时也与理科大学、玛拉工艺大学(UiTM)、社区学院、工艺学院等签署谅解备忘录,主要为学业成绩不好,无法进入大学求学的运动员提供升学的机会。

他也说,州政府也为家境贫穷高等教育运动员提供全免奖学金,鼓励运动员积极提升自我。

“无论运动员是报读文凭课程还是学士学位课程也好,只要运动员成绩达标,我们都会提供奖学金。”

“而且在马来西亚教育文凭(SPM)或大马高等教育文凭(STPM)中取得A佳绩也可获得奖励金。”

此外,他指出,运动员医药福利也受到照顾,倘若运动员受伤需要动手术,州政府将会补贴费用让运动员接受手术治疗。

他周四下午率团拜访《光华日报》时,接受本报访问提及州级运动员福利时,如是指出。

41人加入青年教练计划

另一方面,孙意志说,在槟州体育理事会推出的“青年教练计划(Program Penang Junior Coaches)”下,迄今已获得41名教练加入此计划。

他表示,该计划旨在为运动员提供就业机会,同时也为槟州体坛注入更多优质年轻教练,以利于未来发展。

“所以槟州将会开放更多运动领域,培训更多运动新秀。如此一来,年轻教练不仅获得津贴,也有机会栽培运动员。”

此外,为了提升运动员的表现,槟州政府也在2年内专注提升、维修运动设施以及建造新运动场地,给予运动员训练场地。

“惟各种提升、维修或建造工作需要经费,因此将会依据运动场地需求提升。这也就是在槟州体育大蓝图(Sports Master Plan )内所要规划的其中环节。”

运动员疫缓后开始训练

此外,孙意志指出,今年10月在疫情减缓后,运动员开始接受训练。而且“运动培训计划(Klinik Sukan)”也开始,惟在标准作业程序下,人数受到限制,一个运动项目不超过50至100人。

他说,“运动培训计划”自2019年推行至今已有3年,每个月期间都会推广不同运动项目。

他补充,栽培运动员需要数年甚至10年才有结果,因此培训运动员的工作是不能停止或受到影响,而且栽培运动员的计划一定要有。

“所谓前人种树,后人乘凉。栽培运动员需要长时间训练,并不断提升技能,才能在体坛上取得成就。”

他举例,运动员可在8、9岁开始培养,而且栽培运动员工作是不能中断的,比如今年栽培200名运动员,可能3年后,基于种种因素如表现不符合资格、半途而废等,运动员会有所减少。

“所以我们会举办更多“运动培训计划”(Klinik Sukan),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各种运动及培养兴趣,从中也栽培有潜质的运动员。”

新闻来源:光华网